当前位置:西宁人才网国学红楼梦中得知元春被封贤德妃后,贾宝玉是什么表现?
红楼梦中得知元春被封贤德妃后,贾宝玉是什么表现?
2022-09-19

贾宝玉,中国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中的男主角,有着比较高的地位,。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。

世之爱《红楼梦》者甚众,理由各有不同,有人爱曹公对金陵十二钗的人物塑造,有人爱红楼中之诗词歌赋,亦有人爱书中蕴含的世俗经验道理……

但对笔者而言,则崇拜《红楼梦》鬼斧神工的笔法,尤其是其“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”的细节埋伏,非用心之读者,难窥其妙处,故有前人云:《红楼梦》字字珠玑,全书无一字是多余的,纵观中国小说史,莫有能胜红楼者。

笔者试举《红楼梦》中一例,以供诸君赏析。且看《红楼梦》第16回“贾元春才选凤藻宫,秦鲸卿夭逝黄泉路”,彼时元春得皇帝宠幸,被封为贤德妃,宁荣两府皆阖府庆祝,期间曹公这般记录贾宝玉的反应:

秦钟本自怯弱,又值带病未愈受了笞打,今见老父气死,此时悔痛无及,更又添了许多症候。因此宝玉心中怅然如有所失,虽闻得元春晋封之事,亦未解得愁闷。贾母等如何谢恩,如何回家,亲朋如何来庆贺,宁、荣两处近日如何热闹,众人如何得意,独他一个皆视有如无,毫不曾介意。因此众人嘲他越发呆了。——第16回

曹公此处形容贾宝玉的反应是“怅然如有所失”,细细思之,情感倾向太深,貌似不太符合语境。相反的是,倒是高鹗其后续写,对《红楼梦》此处进行了修正,将贾宝玉的反应改成了“因此宝玉心中怅怅不乐”。

若立足表面语境,无疑高鹗的修改更加贴切,针对秦钟卧病在床之事,贾宝玉“怅怅不乐”才符合这个情境,若是以曹公原笔“宝玉心中如有所失”,则感情程度太过浓烈,明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,宝玉失何?又有何失?

这处笔法太过细致,以致很多读者、论者都草草看过,未能深究,笔者近读尚友萍之文《“怅然如有所失”解》(载《红楼梦学刊》一九八七年第三辑),读完颇有拨开云雾见青天之感,“怅然如有所失”六字,乃是曹公秉承“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”之笔法,有意埋下的伏笔。

从表面看来,贾宝玉“怅然如有所失”,貌似仅仅是针对秦钟的生病,故而显得感情色彩太过浓烈,不符合语境,实际上,在第16回发生了一件真真正正的大事,足以对贾宝玉的心情造成巨大冲击——那就是,元春被封贤德妃!

元春被封为贤德妃,阖府上下皆弹冠相庆,分明是天大的好事,为何会引起贾宝玉的心情低落呢?因为贾宝玉不是一般人,用《红楼梦》中的原话说:贾宝玉喜聚不喜散,林黛玉喜散不喜聚。

林黛玉不喜聚,是因为她的人生经历导致,弟弟、父母早早去世,自己寄人篱下,正因为她曾经享受过父母亲情的滋养,所以亲人的去世给她带来的痛苦格外剧烈,故而书中记:

林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。她想的也有个道理,她说:“人有聚就有散,聚时欢喜,到散时岂不清冷?既清冷则生伤感,所以不如到是不聚的好。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,谢时则增惆怅,所以到是不开的好。”故此,人以为喜时,她反以为悲。——第31回

贾宝玉恰恰相反,他没有林黛玉那样的痛苦思想经历,只希望能跟众姊妹们永远在一起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听闻亲姐姐元春被封为贤德妃后,他“怅然如有所失”,为何?因为贾宝玉明白,自己和姐姐元春,这辈子恐怕再也见不了面了,这里就涉及到封建时代的宫廷选秀制度。

譬如第19回“情切切良宵花解语,意绵绵静日玉生烟”,袭人假借家人要赎自己出去,实则意欲规劝贾宝玉,期间两人有这么一段对话:

袭人道:“从来没这个道理!便是朝廷宫里,也有个定例,或几年一选,几年一入,也没有个长远留下人的理,别说你了。”宝玉想一想,果然有理。——第19回

从袭人和贾宝玉的谈话,我们可以得知,一般进入宫廷之后,到了年龄还是有机会出宫的,元春当初进宫时,并不是作为妃子,而是女史,这一点从第2回“冷子兴演说荣国府”中可知:

自兴道:“便是贾府中,现有三个亦不错。政老爹之长女,名元春,现因贤孝才德,选入宫中作女史去了。”——第2回

也就是说,如果元春一直做女史,等到了年纪,是有可能出宫回归贾府,享受天伦之乐的,这一点《“怅然如有所失”解》中便有详尽的背景介绍:

清朝昭梿的《啸亭杂录》卷二“前朝宫女四万”条云:“本朝定例,不拣择天下女子。惟八旗秀女,三年一选,择幽闲贞静者入后宫,及配近支宗室,余听其父母为择配,后宫使令,皆内务府包衣女,亦于二十五岁放出。从无久居禁内者。”

可眼下元春被封为“贤德妃”,她终究成了皇家的人,此生除了偶尔的省亲,恐怕这辈子难能回贾府几次了,这也就解释了第18回“元妃省亲”时,为何会哭得那般伤心,称宫廷是“送我去那见不得人的去处”。

故而元春被封贤德妃,宁荣两府争相庆贺之时,只有贾宝玉看到了背后的苍凉——也只有“喜聚不喜散”的贾宝玉,才能洞察姐姐元春内心的苦楚。

曹公记贾宝玉“怅然如有所失”,并非是无病呻吟,而是有此层深意蕴含其中,绝非是“感情过于浓烈”,仅仅为秦钟之生病,此乃《红楼梦》欺人处,亦是作者曹雪芹的高明处。